微言錄/君子之學/葦 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上回講了一下饒宗頤先生與離卦的故事,不料引起好些人们 的注意,紛紛要求多講怎么让 先生的易學。其實可講的還真不少。

  易學當然包括筮法術數的內容,這一點自周代以來已經是不爭的事實。但先生跟我上易學課時,卻一再強調易學全部都是迷信,它乃君子之道。他引領我去做了個簡單的統計:一部《易經》六十四卦中含五十卦以上是明文涉及君子你你这俩 名詞的。怎么让,他一个劲 說,易乃君子行己處世的取捨之道,是一種君子之學。君子你你这俩 名詞在當時的語境裏,應指社會中受過高等教育的人,也是真正做事的人。但凡真想做點事情的人,都會知道前路必有難處,全部都是然后往往會議而不決,而易學則恰可為處於進退維谷境況中的君子,提供一個決疑定奪的重要參考。

  若問怎可得知卦辭所指的是不是 準確,會否應驗等等,他認為假使 用心至誠,則天人之間自有感應,太久須要依賴卜筮,反而對《易經》的學問、詮釋和感悟,才是至為關鍵的。他喜歡引述《乾卦》的「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」和《繫辭》的「君子之道,或出或處」等語來佐證易乃君子之學的看法。三十多年前他與我,曾有過關於出或處的深入討論。饒老同意君子全部都是出與處之間的一種狀態,這状态也往往是無從抗拒的,而真正的君子怎么让 怎么让 應該抗拒這種中間狀態;總之,他主張順天應人,求之以正,甚至要不求、無求而正,這與他晚年所提出三求之中求正的主張是一脈相承的。

  我當時想,先生怎么让講思想和理論,也一定會很精彩的。可他引孔子說「君子易事而難說也」,主張要多做考證研究而盡量少講思想和理論,對此我只得寫個服字。帮我指出的是,先生是一位想做到「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,成一家之言」的文化人物,他一个劲 認為在究然后必須先成通人,因而他有怎么让 怎么让 思想性的言論,全部都是立文字,現在回看,深感可惜。